自嗨
更想看心情
年更月更选手
我永远喜欢leo,黑贞永远是我女朋友
Fgo/es稳定沉迷中

【尤米】百年孤独

是尤里×米哈伊尔,尤里攻【划重点】

架空设定,非血缘关系设定。会出现很多不应该在同一时代出现的东西,bug也很多。

深夜突发,时间不多,所以想说的东西没说完,可能会写后续补充。
ooc,ooc,ooc,自嗨
是尤米

1
尤里记得那个时候米哈伊尔的眼睛还是蓝色的,他们躲在盛夏的树荫下亲吻,旁边是开的正好的玫瑰丛,那些金色的阳光那样子迷人,透过树叶缝隙像金沙一样一点一点滴在两张年轻的脸庞上。米哈伊尔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就好像有只隐形的蝴蝶停在了上面,尤里咬着米哈伊尔的上嘴唇,用自己的尖牙轻轻地磨着。

米哈伊尔睁开眼睛,连唇角都带着笑意,他想推开尤里,奈何身体的一部分和对方交融到一起。米卡伊尔双手扣住尤里的后颈,这使得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但本来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是负的了,米哈伊尔点了点尤里的后脑勺,示意他该放手了,尤里这才睁开双眼,不情不愿地结束了这个不太寻常的吻。

你怎么像头小狼崽一样?米哈伊尔的腰被尤里扣在怀里,那时还是六月,天气已经有些热了,两人交握的手都有些微微出汗,却仍不愿放开对方的手。尤里比米哈伊尔矮上一些,他今年才17岁,有的是长身体的时候,尤里想她他总有一天会比米哈伊尔高,他再也不用垫着脚去亲吻自己的恋人。米卡伊尔说他像小狼崽,于是他就真的用牙去咬对方的嘴唇,脖子,锁骨,一切他能咬到的地方。他们做爱,但并不是经常,尤里还没有成年,再者,两人又是同性,这件事事情要是暴露出去对这对年轻的恋人总归是不太好,幸好两人也不是什么欲望强烈的人。

米哈伊尔最后一次和尤里见面的时候说,我们下次见的时候就还来这里吧,我会准备好野餐要用的东西,我会经常写信给你的,尤里。

尤里说好,我也会经常给你写信的,米哈伊尔。他想米哈伊尔不过是如同过去一般出门,大概过个十天半个月回来,他这么安慰自己,心头却总是有些隐秘的担心和不安。事情一旦有坏的可能性,那么那个可能性总有一天会发生。在这一年的大雪落下后,米哈伊尔都没有能够回来。尤里不知道他是否出了什么事情,他和米哈伊尔都是孤儿,两个人从孤儿院开始相亲相爱,从未分开过,如果米哈伊尔不介意他们恋人的关系,他其实叫一声哥哥也无所谓。

又过了一年,当年和米哈伊尔一起出去的人回来了,尤里听到消息的那一天,他正在酒窖看红酒,那些人给尤里送了一封信和一个盒子。盒子里是米哈伊尔惯用的猎枪,信上面说他们去年一群人路过一座城,那座城市刚好黑死病爆发,他们中的许多人在那里染了病,都死在那里了。

信纸被尤里捏在手里快被捏烂,过了一会儿,他放开这可怜的无用的信纸,带上米哈伊尔的猎枪,米哈伊尔的骨灰在那里,或者尸体在哪里?他想,总要有个结果。那些人告诉尤里,死的人太多,都一起烧掉了。

米哈伊尔让他们给尤里带句话,【野餐去不了了,对不起。】

尤里的眼泪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落了下来,旁人都在那里感叹兄弟情深,知道内情的人才知道这是失去了爱人,但知道的只有尤里和米哈伊尔,最后真正陪尤里悼念他逝去的爱人的,也只有他自己。

第二年花开的时候,尤里已经长得比过去的米哈伊尔还高,他收拾好了行囊,决定出发去找米哈伊尔,有人劝他人死都死了,骨灰都没了,何必去发这无用功的疯病呢?尤里谁的话都没有听,他想米哈伊尔一定会留点东西给他,他一定要找到他,接他回家。

那座城市不是很好找,尤里以前也从未出过远门。为了安全,他在途中加入了一个雇佣兵团,团里面人不多,稀稀拉拉也就三十几个人。有活的时候接活,没活的时候打猎嫖娼赌博的各干各的也有。

尤里向来对这些事情没兴趣,他加入这个团一来为了安全,二来团长和他讲过,他想去的那座埋骨之地雇佣兵团也会经过,尤里才加入。但洁身自好久了,就不免有些人看不惯。有天晚上尤里被灌醉了,他迷迷糊糊之间被几个人推到了一个帐篷里,那不是他的帐篷,他一闻味道就知道了,他抗拒着想要出去,却手脚发软,下腹热度灼烧,黑暗之中摸着摸着竟摸到一块温暖柔软的皮肤。

有灯被点起,尤里的视线终于不是一片模糊,他终于看清自己摸到的是什么,一个金发碧眼寻常不过的女人,正对他软软笑着。尤里深呼吸一口气,压下身体那些躁动,翻了点钱出来把那女子打发走了。那女子一走,尤里身上的热度终于再也压不住,自己身上那根发热发硬的东西此时急需一个地方发泄。尤里解开自己的腰带,终于无奈又绝望地摸上了自己的阳具,他想起米哈伊尔精瘦的腰身,还有大腿根处被自己亲吻出的吻痕,接吻时露出的红舌,一切的一切,他想起这些,也自然想起米哈伊尔灰色的死亡,他终于在满心冰凉之间迎来高潮。

又过了三个月,冬天到了,那座城市也到了。在米哈伊尔死亡的第三年,尤里终于到了这里,他看着这座衰败的城市。黑死病虽然已经走了,但死亡的阴影仍然笼罩着它,这儿不过是个垃圾场,不想活下去的活人的垃圾场罢了。

雇佣兵团团长和尤里说再见,让他保重。

【这里不是一个好地方,我希望您能尽快离开,尤里先生。我想除了黑死病以外,这座城市还有些东西是您不知道的。】

团长没有把话说完,就这样和兵团离开了。

尤里背着行囊,走在基本没有什么商铺的街道上,这里真像个死城,米哈伊尔就在这种地方死去了,他想,在这种地方,没有阳光,没有鲜花,没有他。米哈伊尔死的时候一定很舍不得他,也一定很寂寞吧,尤里眼眶红了,他该去哪里找米哈伊尔呢?

在这座死城吗?

尤里最终在这座城市里住了下来,他租了一个房间,付了20年的房租,就在这里住了起来。

尤里从来没想过20年会这么快,这20年里这座死城依然是日复一日的沉寂,好像从来没用过生气,有什么东西掐断了它的气管一样。

【尤里先生,没想到您还在这里。】当年那个雇佣兵团再次经过了这座死城,【没想到您竟然平安无事。】

尤里问团长,您二十年前想和我说的到底是什么呢?还有您现在说的话,二十年已经过去了,您也差不多可以告诉我了。

团长叹了口气,告诉尤里23年前这里黑死病爆发,当时他们雇佣兵团也在这里,然后发现了一些非人的秘密。

【非人?】

团长说他们见到了吸血鬼,和小说里的一模一样,惧光吸血,他们团里面当时就有不少人死在吸血鬼手下,这座城其实当年根本没有爆发黑死病,全都是因为吸血鬼。

不过知道这吸血鬼的人不多,团长吸了口烟,他们当年零零散散逃出去三十几个人,其他一百多人全都葬送在了这座城市里面。他们就算知道这个秘密也不敢多嘴,就怕哪天被闻风而来的吸血鬼杀了。

也不知道是谁穿的黑死病,一传十十传百,死的都说成活的,所有人都以为是黑死病开始等死。

【活像被催眠了一样。】团长吐了口烟,他们那三十几号人是因为当年在城外面驻扎,影响不大,察觉到不对就立马溜了,就是对不住里面的兄弟。所以才决定三年后回来看一下,没想到正好碰见尤里先生你,我更没想到您居然在这里待了二十年,团长叹了口气,【尤里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您待在这里是为了做什么,但我还是想劝您一句,别把自己困在这座死城里。】

两天后,雇佣兵团走了。

尤里也开始收拾行囊,他开始疯狂关注哪个地方是不是突然爆发大规模的疫情,他真的碰到了吸血鬼,差点死掉的时候被吸血鬼猎人救了,他开始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吸血鬼猎人。他要成为一名猎人,他要为米哈伊尔报仇,尤里握着装有银子弹的枪,背上是一根可拆卸带刀柄的双截棍,他的靴子踩在吸血鬼的血液上,鞋底被整个染红,他毫不留情地将子弹送入吸血鬼的心脏或者用他那把削铁如泥的刀柄削掉对方一整个脑袋,他也开始整夜整夜地做噩梦,梦里面无非都是一个场景,米哈伊尔苍白着脸看着他,脖子上两个血洞,一双眼下面是乌青的黑眼圈,米哈伊尔眼里落下泪来看着他,就如同他为他落过的泪一般。

尤里开始名声大噪,作为一名吸血鬼猎人,他被编入最好的小队,被派去猎杀吸血鬼的女王。,女王身边站了四个随从。

然后他看见了米哈伊尔的脸。

命运原来是玩笑。

而百年孤独却是真的。

他把银子弹送入米哈伊尔的心脏,这颗心脏曾经在二十三年前跳动过最后一次,它早就该腐烂了。米哈伊尔摸着尤里的脸,露出一个笑,他多想亲亲尤里的唇,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这让他想起生前最后一次看日出,他也是这样的无力,但现在尤里在他身边,米哈伊尔无力的头慢慢地滑落在尤里的肩膀上,他们发丝交缠,看起来像耳鬓厮磨的一对恋人,但他们本就是一对恋人。

米哈伊尔本就该死去了,现在不过是将他迟到的二十三年的死亡归还给他,放他一个解脱。

尤里捧住米哈伊尔的脸,轻轻的凑上去吻了一下,他想说我爱你,想和米哈伊尔说很多很多话,但他也看清了,在他出现的一瞬间,米哈伊尔眼中的惊喜和解脱,他甚至来不及悲伤或者愤怒,命运就把他的刀口推向米哈伊尔的心脏。

尤里今生再也见不到米哈伊尔了,米哈伊尔沉甸甸的死亡在他手中得到了印证,那看似无波无澜的二十年的痛苦终于被他感受到,他再也不用等谁,只因他的人生将只会剩下那二十年的无尽轮回。

他想起来,原来当年他们对对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那样短短的两个字——再见。

评论(5)
热度(63)

© 橘子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