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
更想看心情
年更月更选手
我永远喜欢leo,黑贞永远是我女朋友
Fgo/es稳定沉迷中

【克利夫兰×指挥官/百合】一步之遥2 上 金鱼气泡水

是百合

ooc和架空
私设
ʕ̢̣̣̣̣̩̩̩̩·͡˔·ོɁ̡̣̣̣̣̩̩̩̩

有第一人称
还有第三视角。
Z23和指挥官不是cp没有爱情ʕ̢̣̣̣̣̩̩̩̩·͡˔·ོɁ̡̣̣̣̣̩̩̩̩ʕ̢̣̣̣̣̩̩̩̩·͡˔·ོɁ̡̣̣̣̣̩̩̩̩

本章克利夫兰没有出现。
就这种久违的更新我还分成了上下○| ̄|_
以上OK?

1

在我和无所事事的大家在这所太平洋的小岛上呆了半年后,我们的生活终于越来越堕落。至于堕落到哪一步?请不用太担心,基本的防卫工作还是会做的,以免我这个指挥官因为喝醉出各种各样的意外。

在我喝了今天的第六瓶金鱼气泡水之后,我觉得我如愿以偿的醉了,这座岛屿什么都没有,除了苦味的金鱼气泡水。在我还在卡特手下,每天都被我这个可敬可畏的教官摔个无数遍的时候,我还没有学会喝这种比马尿还难喝的东西的时候,卡特几乎每天都要喝上十几瓶。不过在此我必须申明一下,我从来没有喝过马尿,我也没有见过马,我只在电子屏上见过它们,那些奇异的自由的奔跑着的生物。还有就是卡特的留下的一本博物志,一看就知道不是我这个世纪的东西。博物志的封面破破烂烂的,用来串联书页的绳子也快要断裂,这原本应该是十分漂亮的一本书,它应该被妥善保管起来,而不是交给我,现在这本博物志被我压在我带来的两箱行李里面,大概在最底层,但是谁又知道呢?我会说马这个词语,但是我甚至都没有摸过它,这个世界也早就没有这种生物了。简直像是童话里的独角兽了,我当时这么对卡特说了。而卡特只是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回答。卡特大概是同情我的吧,他大概也同情他自己,在卡特死后的第一年,我和齐柏林伯爵一起去给他献了花。

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齐柏林伯爵,她时不时会来看卡特,但鉴于她也是个大忙人,所以实际上一年也就来个两三次。我其实有点怕她,我也说不上为什么,但是我总觉得她的身上燃烧着一种憎恨,至于憎恨的对象,我问过卡特,卡特摇摇头说因为我们曾经把她的一切都毁了。我们是谁?人类吗?

卡特死后,第一个来参加葬礼的就是齐柏林伯爵,我和她没有什么太多好说的。当时在下雨,齐柏林伯爵连伞都没撑,一张脸上还是平时那张冷冷的脸色,她没有带花过来,只是一个人在卡特墓前静默了半天。

【齐柏林伯爵小姐】我有点受不了那样的氛围,然后想起了卡特要我交给齐柏林伯爵最后的礼物,【卡特教官要我交给您的。】

我从包里拿出那封信,上面用白色的蜜蜡封着,信封是红色的,上面印着的金色花纹着实好看,第一眼看上去竟然像情书。

齐柏林伯爵从我手里拿过那封信,她还是没说话,只是轻轻地拆开了那封信,她很快就看完了,我估计那封信卡特也不会写的太长,因为卡特就是这样的人。

【你叫什么名字?】齐柏林伯爵突然问我

【奈德,没有姓氏,编号x0502。】

在我回答齐柏林伯爵的那几秒,她始终用着一种审讯犯人的冰凉眼神看着我,我并不是十分在意她那样的目光,因为她几乎用这样的眼神看所有人。

【希望来日再见。】齐柏林伯爵扔下了这么一句我当时听不懂的话就走了,现在想想,大概是卡特在信里和她说了些什么,我没有父母,只不过是流水线上面大批量生产出的一个,竟然有卡特这样的人为我担忧,虽然我平时老是和卡特打打骂骂,但是现在想起来,鼻子竟然有点酸。

2

在我打算开第七瓶金鱼气泡水的时候,z23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把我房间里的所有金鱼气泡水撤了出去,又泡了一杯红茶给我,在红茶热腾腾的香气下,我几乎要没出息的抱住z23的大腿大喊一声“z23万岁!”。

【z23啊,你要来一口金鱼气泡水吗?】我举起酒杯,里面还剩下最后一口金鱼气泡水,在白色刺目的灯光下,金黄色的金鱼气泡水要变成死鱼气泡水了。

【指挥官……还没清醒啊】

【不,我很清醒。】我开始忍不住地想笑,于是我咧开嘴角,【我非常清醒。】

【金鱼…气泡水,真是个好名字啊,但是好苦啊……】

【指挥官,喝点热水,您这样下去可不行。】z23生气的又放了一杯热水在我面前,【因为是气泡水啊,气泡破的时候就是苦的啊!】

【呜哇,z23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成熟了,指挥官不相信!】我突然心里有点酸涩,眼泪也在眼中开始堆积,一副想要流泪的样子,但最终我也不过是打了个哈欠。

【指挥官对我来讲不过是个小孩子哦,您可别忘记,我可是比您多活好多年。】

【……说的也是呢】

【我要去休息了,指挥官您也得见好就收,所有的金鱼气泡水我都带走了,最近不准再喝了。】

【小气……】我忍不住抱怨了一下,但我实际上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你懂的,顺口抱怨一句。

Z23其实和我差不多高啊,在我第一次见到z23的时候,我就发现了。现在三年过去了,她还是那样高,而我因为生长期早已结束,所以也还是那个高度,我们两个站在一起竟然看起来还和三年前的我们一样,只是背景从灰白条纹的总部办公室变成了快掉漆的砖红色小房间了而已,你看,岁月如歌,我们还是老样子。感谢z23,也感谢金鱼气泡水,我的墓志铭上一定要写上这两句话。

3[以下z23视角]

在指挥官被指派到这个无名之岛的时候,我曾经被给予了一次离开指挥官身边的机会,我很清楚指挥官被派到那样的地方多半是被上面放弃了或者是一些别的不好的原因。我沉睡的时间太久,当我醒来世界早就变了样子,变得比以往更加不友好。

武器是没有选择的自由的,尤其在被使用的时候。我尤们其知晓这一点,因为我们本身就是武器。

在我被指派到现在的指挥官身边之前,其他的那些指挥官就如同过去一般。我并没有太多不满,因为我就是这样的存在。指挥官下达指令,我执行指令,不过就是这样简单的事情。

【你要不要来瓶边际气泡水?】

这是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于是我如同过去拒绝了无数个指挥官一般,我拒绝了她。

【虽然很感谢指挥官的好心,但是不用了。我是z23,从今以后为您效力。】

一开始的时候,我不信任她,她看起来很不正经,一点严肃的样子都没有,我曾经为黑色恐怖所使用,即便黑色恐怖已经消失,但是那种肃穆冰冷依然留在我的骨子里。我已经很久没有信任过谁。如果是过去的我,那个刚踏上战场的我,大概还能有点人类口中少女的朝气,还能扭捏着红着脸。我被打造成少女的姿态,犹如铁片卷成的花朵,再好看也是会划伤人的。

指挥官很喜欢喝气泡水,气泡水,多幼稚的名字,放在过去的话…虽然它比过去的酒烈多了,我有的时候很担心,那些气泡水会不会把她的胃与肠子都灼烧起来,然后她名副其实地变成了气泡?

按照人类的说法的话,我大概是有姐妹的,我们的关系不能说好,但也不能说坏,比起克利夫兰姐妹,我和姐妹之间的关系大概可以说是陌生了。在我上一任指挥官死掉之后,我被闲置了长达两年的时间,后来卡特教官来找了我,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办法,我在那之后就被指派为奈德专用的秘书舰了。但是我并没有去见她,直到她毕业后的第一年的第一天,我都没有去见她。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我也不是很明白。等到见到指挥官之后,第一眼就是不正经的感觉,当时瞬间有种想不干的冲动。卡特要我帮他照顾的就是这样的人?我不敢相信。

【痛吗?】奈德小姐笑嘻嘻地用不锈钢勺搅拌着红色的糖浆,然后放开手,用手指顺着我手臂上那条血线向下。那时我在心里叫指挥官为奈德小姐,原因无他,仅仅是想这么叫而已。

历任的指挥官也不是没有这样问过我这个问题的,我的回答一般都是不疼,但当时可能是和她待久了我也变得有些吊儿铃铛了起来,于是我说了句有点呛人的俏皮话,【指挥官要是也受这样的伤就知道了。】

奈德是个疯子。

她从抽屉里抽出了一把匕首,在同样的地方割出了一条口子,血从伤口争先恐后地流出。

她是个疯子,我的手在微微发抖,但很快,我就反应过来了,才一个月而已,我暂时还不想我的这位指挥官就死于失血过多。

【指挥官,要快点止血才行。】

【的确很痛】奈德用另一只手举起沾满红糖浆的勺子,舔了一口,【真甜,你要尝尝吗?】

【您这样会让我很为难的啦!拜托,请不要再乱动了。】我这样拜托了以后,指挥官就真的一动不动坐在那里了。

我给她缠上一圈又一圈的白纱,在我低下头时,我看见她那苍白的嘴唇,如同死去的白鲸的颜色,我开始怀疑,这个人,会不会已经死去了呢?

【我以后一定不会让你受伤的。】

奈德捧住我的头,说出了这样任性的她肯定无法实现的话语,但我的那些焦虑,不安,疑问,在她说出这句话后,通通烟消云散。

【指挥官】我抱住她,开始我的宣誓,【我是z23,让我们一起向顶点进发吧。】

奈德会死的,在某一天的午后,她拉着我指着一名人形的电子音像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奈德一定会死去。

评论
热度(18)

© 橘子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