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嗨
更想看心情
年更月更选手
我永远喜欢leo,黑贞永远是我女朋友
Fgo/es稳定沉迷中

【尤米】Fiction

深夜摸鱼
原著很多年以后发生的事情
有轮回转世
短打
私设很多
时间上bug很多   剧情上bug更多
本质上是我自嗨,满足自我妄想,其实还是童话。
有和其他人结婚预警

以上OK?

1

我是不太喜欢用人名来开始一个故事的,但我读过的许多故事大多都从一个名字开始。

尤里在光怪陆离的世界里醒过来,他活了好多年,有多久呢?久到当年的凉子小姐脸上生出皱纹,黑发变作白发,她看着依旧那副模样的尤里失声许久,然后痛哭。

他们在久隔了六十年之后再一次见面,而光阴的逝去是最残忍的笑话。

【我们…我们都以为你已经放下了…】凉子看着自己年轻时曾经暗恋过的少年,她擦着眼角的泪水,她的皮肤早就失去弹性,但却依旧光滑,只是添了皱纹许多。她觉得她想起了很多事情,她背上的那道疤痕正在隐隐作痛,她上一次见到尤里是在45年的8月6日,在广岛,她差点死掉,再一次被尤里救了,但是她的孩子与丈夫全都死在了那里。

但旧事不必多提,凉子闭上眼睛,她觉得自己快死了,这也是尤里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实际上这并不是这么多年来他们的唯一一次见面,在威拉德教授的葬礼上,她远远的看见过尤里,虽然他很快就消失了。

威拉德教授在十年前就死去了,他死去的那天,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尤里出现了,他还是一件风衣,脖子上围着那条围巾,尤里没有太多表情,只是安静地看着那个石棺,随着威拉德教授的死去,他的世界里,终于还是只剩下他一个人了。而这些年走南闯北养出的那些所谓风度所谓成熟,在此时此刻,一丁点都救不了他。他又想起那个雪夜,他不喜欢夜晚,他总是在夜晚遇见他这辈子重要的人,然后和他们分离。尤里记得上一次哭,是米哈伊尔在他怀里面,慢慢变成他曾经猎杀过无数次的吸血鬼死去后的灰尘。那些黑暗中的火光,那些黎明时在天边压抑着将要破蛹而出的一线阳光,映照着米哈伊尔失去神采的瞳孔,尤里想,他的哥哥,是死去以后的燕尾蝶,再也无法重生,即便他将这真心真意的泪水滴到米哈伊尔的心口,他也绝对不会如同赫拉克勒斯一般复活。他最后一次抱紧了米哈伊尔,而下一秒,他的怀里,什么都不存在了。

2
没有人不会犯蠢,没有人不会狂妄自大,而自欺欺人,更是人的拿手好戏。

尤里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已经能够释怀米哈伊尔的死去,他念叨着自己的理想,登上了去往五大洲四大洋的船只。他竭尽全力,说到做到,就这么在生生死死中过了十三年。他也就真的那样子释怀了十三年,战争停止以后,他一下子茫然起来,又觉得背上背负许多重量,恨不得压的他全身骨头都碎成一块一块的。

我好累。

尤里第一次感受到了那份来自于心灵深处无语言说的疲惫,他心里面藏了一个哥哥,他现在想要撒娇,想要和那个被他藏起来的哥哥撒娇,哪怕说一声【我好累啊】
这样简短的话语也好。但是那个被他藏起来的米哈伊尔怎么也找不到,他翻遍自己的行囊,里面一张米哈伊尔的照片都没有,他开始翻找自己的记忆,但他还是找不到。

米哈伊尔在哪里呀?

他呆坐在那里开始想,米哈伊尔的眼睛,眉毛,鼻子,嘴巴,还有脸上那道伤疤,那道最初为他留下的伤疤。

米哈伊尔不见了呀。

尤里以为那个晚上他已经把泪水流干净,但此时此刻他就像十三年前那个晚上一样,哭的手足无措,他不知道该把自己的手脚往哪里放,干脆把身子蜷曲起来,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开始肆无忌惮的放声大哭。即便过去那么多年,他还只是那个会因为找不到哥哥而开始哭泣的小男孩。

在逃避了十三年以后,小男孩终于正视了这份痛苦,但他再也没办法前进了。

3

我们都明白失去的不会再回来,所以只能不停向前。

第一个发现尤里不会老的,是菲利普。他们见过的次数大概是所有人中最多的,因为任务或者这样那样的原因。其实菲利普就是个口硬心软的老好人,只是表达好意的方式有时比较别扭。

菲利普后来再也没有长高,但他不是彼得潘,岁月还是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迹。

【尤里你?】

菲利普三十九岁的圣诞节和尤里一家小饭馆里面偶然遇见了,他看着昔日的好队友,他的时间好像已经停止了流动,尤里好像被锁住了,菲利普切着牛排,往自己嘴巴里送,他已经不是那个过去的毛头小子了,何况看一眼都能发现的事情,尤里自己怎么可能不清楚。这顿饭吃的异常沉默,尤里本来就不是多话的人,菲利普又因为想着这些事情也不愿多开口。

【尤里,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菲利普看着眼前青年,他有些犹豫,但又不愿意尤里一直这样下去。

【谢谢你,菲利普,我都明白的。】尤里露出一个很浅的笑容,这让他看起来终于有点过去的模样了。

【我都明白的。】

这场短暂的会面的后续是在二十年后,谁能想到菲利普是他们所有人中最早离开的。而现在,只剩下尤里和凉子。

【尤里,你听我说。】凉子颤抖着抓住尤里的一只手,她力气虽然大但比起尤里还算不了什么,但是尤里没有掰开她的手,他静静地看着凉子的眼睛,等着她要说的话。

【我大概,很快就要死去了。但是有一些话,我一定要和你讲。】凉子的呼吸有些急促,她眼带泪水,几乎是难过到极点。

【往前走吧,尤里。】
【我们都不愿意看见你这个样子,还有米哈伊尔,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希望你开心的人了,你这个样子——】凉子说到这里已经有些喘不上气了。

【你这个样子,他会难过的啊!】凉子的眼睛通红,她情绪十分激动,这让尤里想到几十年前那个一剑斩掉吸血鬼头颅的那个小姑娘,但现在这个小姑娘就快要咽气了,他的心揪起来。

【尤里,答应我们,你一定要,过的幸福——】

凉子还是闭上了双眼,尤里怔怔地看着面前白发苍苍已经闭上双眼的女子,突然想起和她初遇那个午后,天气很好,大家都在,距离自己第一次见到变成吸血鬼的哥哥也就只有一小段时间而已。

原来真的过去了这么多年了,尤里想起这些年的浑浑噩噩,而现在,世界上最后一个和他有关的人也离他而去,他真的连一个可以讲话的人也没有了。

往前走吧——

无数死亡重重的摔在他面前,然后轻飘飘地离开,犹如向日葵的反面,他躲在向日葵的反面,把自己包围起来,而如今,死亡把这些向日葵连根拔起,他再也没有可以匿形的地方。阳光火辣辣地照在他脸上,他想要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奔跑,嚎叫,撕碎自己的大脑,最后变成伊卡洛斯,他要向着太阳飞去,让那些火焰那些光线把他身上所有的阴郁痛苦灼烧个干净,直到他自己也变成那些热烈的火焰,这个时候他就可以自由的,变回原来的那个他。

他还是从梦里面醒过来,面前是当年V海运的那张合照,照片里的所有人神态各异,但无一例外,都在对他传达着:

【走下去,尤里。】

他在火焰中重生。

4

所有故事都该有个结局,不管是好是坏,可能这不是一个好故事,但它仍然值得一个童话般的好结局。

我在八岁的时候遇到的尤里老师,他是我的家庭教师,不太爱说话,但是对我很好。我是家中的独生子,不太懂什么是兄弟情,虽然我是有一点点羡慕同桌能和他弟弟每天打打闹闹,但是尤里老师就像哥哥一样,所以我也没有什么不满足了。但是悄悄说一句,我很想要一个弟弟,我如果有弟弟的话,那我一定会对他很好很好。我把这件事说给尤里老师听的时候,他沉默了很久,然后摸了摸我的头,他的眼睛有点红了。我觉得有点糟糕,这么大的人在我面前哭的话,我会替他觉得丢脸的。但万幸尤里老师没有哭,我松了一口气,后来我把我想的和他说了,结果他却说在我面前哭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说什么在我面前哭过很多次。

尤里是教我武术的,其实一开始我叫他尤里老师,但是他说他比较喜欢我叫他尤里,我就这么叫了。尤里老师右眼一直带了个眼罩,我问他为什么要带眼罩,他摆摆手说是右眼瞎掉了。天哪,这么可怕的事情他怎么能这么轻松地说出来,我觉得他太不小心了,我如果是他哥哥之类的,我肯定会担心死,然后不停念叨他怎么这么不小心。不仅如此,他身上好多伤。

尤里当我的家庭教师当到我十七岁,我那个时候已经不再需要家庭教师了。我有点担心尤里工作问题,然后我发现这个家伙的存款比我爸妈还多,我就不担心了。

我问他要去哪里,他说回一趟家,然后他就这么消失了。

等再见到他,我已经二十五岁了,订了婚,但他只老去了一点。

我结婚那天,他出现了,悄无声息的,他送了我一把猎枪,对我讲有时间的话可以找他一起去打猎,我锤了锤他的肩膀,问他怎么一下子消失这么多年,他笑了笑,没有回答我。

此后很多年,他都在我人生中时不时出现,我第一个孩子出生,我第一个孩子结婚,我第一次当爷爷…

他老的很慢,时间在他身上流动的很慢,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明白了他的异常,还有他那右眼,我早就知道尤里的秘密了。

尤里,我的弟弟。

在一个头疼欲裂的晚上,我做了一场梦,梦醒的时候尤里坐在我身边,他担心的看着我,我看着他,说不出话。

他想要什么呢?是名为米哈伊尔的哥哥过一次正常人该有的幸福生活吗?如果是这样,那我就去做。

我知道,其实这些年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只是他躲起来了,不愿意让我看见发现。

我八十岁那天,尤里来到我的面前,他终于也老了,我们白发苍苍,互相欺骗,圆对方的执念,但如今,我们终于能坦坦荡荡地面对对方了。

他摘下眼罩,天狼之匣里面的光芒依旧流转,他对我笑了笑,我知道他要做什么。

他在我怀里面化成灰,我记得上辈子就是这样的,只不过化成灰的人变成了他。我看着地上滚动的天狼之匣,用力把它往外面一扔,我听到碎裂的声音,这一切真正的结束了。

我闭上眼,尤里的衣服上惨留着他的温度。

等下一世,我和尤里什么都不要记得,什么都不要背负,我和他再相遇,相爱,而这两世的故事,就让它烟消云散吧。

5

【弟弟叫什么名字呢?】
【叫尤里,你看你弟弟是不是特别可爱?】
【我会当一个好哥哥的!】


————————————————————————

今天又是熬夜的一天
这条鱼从一点摸到两点半我是有毒吗?

解释一下关于天狼之匣在我这里面为什么这么脆´_>`
对于不受天狼之匣诱惑的人来说,它就只是个玻璃球而已。米哈伊尔听到的那一声摔碎的声音,其实不一定是天狼之匣摔碎的声音,他真正摔碎的,是两世下来的所有因果。第三世就和前两世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断了个干干净净。至于天狼之匣碎没碎,我不清楚。对于不需要它不受它诱惑的人来说,这一点也不重要。
解释完毕以上。

因为这篇文就是我自嗨,所以请不要发表ky言论。

评论(4)
热度(34)

© 橘子星球 | Powered by LOFTER